钓鱼岛事件与民族主义

近日,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再次激发了爱国青年们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各大城市都出现了近万人的“反日大游行”,很多地方发生了针对日系车、日资企业的打砸事件,还有日本公民被打。我们应当怎样看待民族主义?悦博带您一起冷静反思。

 6
相关博文

新闻

VISION NEWS

非理性的民族主义

傩送:爱国不是打砸抢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爱国”以及“抵制日货”成为一些城市街头运动的主旋律。9月15日开始,中国多座城市爆发反日游行。其中很多地方的游行最终沦为了“打砸抢烧”的暴力秀场:深圳有民众打烂日资百货的仓库大门,商场的监控摄像头亦被损坏;青岛开发区的日产4S店被烧得只剩架子;北京数百人冲击日本使馆,民众冲破隔离栏朝使馆投掷鸡蛋、矿泉水瓶;西安鼓楼饭店前有民众纵火,要求交出住在其中的日本游客;苏州部分日式餐馆被砸,日系警车亦遭袭击。抵制日货演变成打砸日货,喷薄的爱国情感看似一路高涨,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做对我们所痛恨的日本右翼毫发无损,而很多同胞却被吓得不敢出门。 [博客全文]

爱国不只有民族主义一个内容

任何人都有表达爱国情感的权利,但当这种情感转化为行动时,是必须有底线的,这条底线就是法律。你自己可以不买日货、不用日货,也可以在网上号召大家抵制日货,甚至烧掉自己家里的日系车表示愤怒和抗议,这些都是你的自由,但你不能强迫别人不买日货,或砸毁别人合法拥有的日货。一个爱国的公民,首先应该是一个守法的公民,如一位论者所言:“爱国不只有民族主义一个内容,而是要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上建设一个法治、文明、民主的现代国家。” [博客全文]


“反日”游行队伍

百科

VISION BAIKE

请冷静反思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的代表“圣雄甘地”




菲律宾民族主义者在抗议




著名学者茅于轼常被污名为“汉奸”




《打捞中国愤青》一书




摩天大楼旁边就是棚户区




有争议的《中国不高兴》一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中国海监船巡航钓鱼岛海域

莫佳庆:民族主义其实是舶来品

“民族主义”,简言之,即指将自我民族作为政治、经济、文化的主体而置于至上至尊价值观考虑的思想或运动。
西方近代民族主义的外在扩张主义表现形式,可说最初始于1648年签订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法国,荷兰和瑞典欧洲新三大霸主的崛起,既是经济、军事强盛的结果,又是民族国家身分获得的象征。这些“主权国家”在“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中以基督徒和“民族国家”的双重名义肆无忌惮地带着对自己以外的民族或国家的厌恶与蔑视向世界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民族主义内含的进步“民族独立运动”和“民族自治运动”,正是对民族主义中反动的排外主义、扩张主义进行反抗斗争的结果。可以说随着二战后殖民地独立运动的完成,民族主义已经失去了存在的进步意义。[博客全文]

林泉忠:民族主义的私欲本质是对正义的扭曲

领土纷争向来是民族主义滋生的温床,在和平的年代更是刺激民族主义最有效的兴奋剂,而主政者也往往倾向利用民族主义来强化执政的合法性。民族主义的危害已成为成熟民主社会的共识,走在历史潮流前端的欧洲早已实施了国界的模糊化,然而东亚地区仍在乐此不疲地执迷於领土与资源的争夺,从南海到东海,比比皆是。
遗憾的是,经济发展一日千里的东方民族至今仍看不清领土民族主义的私欲本质、缺乏自省能力,与对正义的扭曲。譬如,无论是钓鱼岛还是黄岩岛,绝大部分的国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认为“是我们的!”,可是绝大多数人並不了解这些岛屿的来龙去脉。换言之,民族主义到了这地步,已经蜕变成私欲的集体表现,成为缺乏理性思维的意识形态。[博客全文]


木然:民族主义是掺了地沟油的老汤

民族主义没有系统的理论,表达的是一种爱国情绪,这种情绪一旦不可控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控制得好,民族主义就会在理性的限度发挥作用。在中国,无论持什么样的观点,都有一个爱国的底线。权力可以不支持自由主义、不支持民主主义、不支持普世价值,但权力支持爱国。不但支持爱国,还会把爱国主义搞得热情高涨。如果哪一个人不爱国,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低人一等、罪加一等,搞一个汉奸卖国什么的,定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爱国是每一个人的底线,不管你爱的是什么国,不管你爱国的前提是什么。
民族主义如果与宪政民主结合,置于宪政民主之下,就是一种口味纯正的老汤,挥放出浓香。民族主义如果与权力结合,置于宪政民主之上,民族主义就如同放了地沟油一样,味变了质,害人,使人得精神之癌。[博客全文]

丛日云:中国式教育滋生了“爱国愤青”

如果不了解中国的教育,就不理解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的认识和判断从何而来,他们的愤怒从何而来(在中国,他们有一个外号叫“愤青”)。我们的媒体控制了民众的信息来源,从而控制了了民众的判断,操纵着民众的情感。对国内事务,人们还可以通过自己的经历和观察来部分地摆脱媒体的影响,但对历史和国外事务,普通公众基本上依赖完全在官方控制下的媒体。
当年北京地铁二号线通车时,北京人兴高采烈去坐地铁。驻华的日本大使馆也很高兴,但他们采访了上千市民,没有人知道这是日本援建的。在中国,利益驱动的民族主义是比较弱的,而宣传导向的民族主义是很强的。学生是最缺少利益基础的群体,他们是民族主义的中坚。在中国,没有独立的公民组织,没有信息的自由流通,所谓“利益”是官方宣传中的国家利益,普通民众并不知道自己在对外关系中的具体真实的利益所在。而民族主义者的许多做法,是损害民族利益的。 [博客全文]

马立诚:社会不公让民族主义更有市场

当前的民族主义有很大的虚假成分,是炒作出来的,带有表演性质。秦晖说,前几年,一些人白天向美国使馆扔石头,晚上加紧复习GRE,以便实现自己的美国梦。北大一位女生,在公开场合刁难克林顿总统,以示自己爱国,后来嫁给美国人,又在人前炫耀自己的美国绿卡,到底哪个是真的?膨胀的民族主义有演变为歧视其他民族的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危险,扩大了“中国威胁论”的市场,加剧了中国在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困境,这是我们心里都清楚的。
至于民粹主义,则是压制个人权利的无序的动乱力量,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反复出现。现今的民粹主义也可能会打着民主的旗号出现,但结果只能是民粹民主,绝不是中国的福音。为什么民粹主义抬头?这与社会问题愈演愈烈有关。比如贪污腐败、贫富分化、环境污染、司法不公,还有体制上的二元结构,城乡差别等等。这些问题刺激了民粹主义再度崛起。 [博客全文]

张铁志:真正的爱国应该是对自己国家的批判

有的书煽动文化民族主义,说“西方,就是掠夺、奴役、阴谋和反人类;中国,就是正义、自立、文明和公心。”“未来时代,将会由中国人从政治上统一全人类。”这是中国民族主义论述的高潮了。但大部分人却高潮不起来,因为他们被生活所苦。一如在《中国不高兴》后一本反击的书《中国谁在不高兴》所说,在这本代表中国表达“不高兴”的书中,看不到下岗工人不高兴,看不到失地农民不高兴,看不到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不高兴,看到的只是愤青们对中国没能称霸世界而不高兴。“这是玩了一个焦点大挪移的把戏,把老百姓的实际利益打掉了,换上虚幻的沙文主义来谈高兴不高兴”?
民族主义未必本质上是不好的,但其太容易成为官方动员民众情绪来对抗外部,并且遮盖内部问题的工具。真正的爱国主义应该是对自己国家的批判,来让这个国家更好;爱国主义必须结合宪政主义和自由主义。 [博客全文]

徐贲:合理的民族主义以公民权利的实现为前提

合理的民族主义以公民权利的实现为前提。正如鲁迅当年所说:“弘扬民族主义决不是要宣扬这样一种观念:做异族的奴隶不好,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吧!”这种观念的实质就是以民族主义为口实来压制公民权利。显然,这是与合理的民族主义不相容的。
以全要素国际流通自由为经济诉求的普世性自由主义虽然不是民族主义,但却比先行的许多“民族主义”更能维护穷国的民族利益并让富国的民族利己势力害怕。而更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种新的、超民族、超文化的道德理想,一种普世性自由与公正竞争的前景,一种新的“大同世界”(不是分配的“大同”,而是机会的“大同”)理想。自由主义与道德理想主义的结合点在这里,而不是在关于“死而复生”的宗教观念中。[博客全文]


郑永年:主权国家需要用理性来处理各自的民族主义

我们尊重爱国情感,呵护年轻人的爱国热情,但绝不容忍不法行为,拒绝让爱国成为流氓的庇护所,不让爱国变成暴行的遮羞布和赦免牌。对日的示威游行,要正当、合法地表达爱国热情,表达对日本错误行为的愤慨,而不能成为别有用心者混水摸鱼、发泄私愤的机会。一旦民族主义超出控制和管理的水平,强大到一定程度,必然会被各国国内的激进政治力量所挟持,再而挟持整个政权,从而使得民族主义走上导致国家间冲突甚至战争的不归路。
民间民族主义能够导致国家间的纠纷和冲突,但民间是没有能力来解决他们所制造的国际纠纷和冲突的,最终还是要求助于主权国家政府。因此,主权国家政府之间更需要合作,更需要用理性来处理各自的民族主义,而不是不负责任地为了私利去动员民族主义,简单地把责任推给其它国家,尤其是他们眼中的一个“大”、“强”和“非民主”的中国政府。 [博客全文]

故事

VISION STORY

我们不该忘记的历史


义和团残害同胞



网上流传的抵制日货图


张东园:“爱国青年”应该知道义和团运动

义和团又称义和拳,或称为“拳匪”。在义和团运动中有240多名外国传教士及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死亡;也有许多与教会无关的中国人被义和团杀害,数量远超被害教民,单北京死于义和团手下有十数万人,死亡的义和团拳民、义和团支持者以及其他中国人也不计其数。
义和团围攻期间,使馆区女眷们纷纷准备手枪万一破围就自杀,因义和团在城内及之前的山东教案中辱杀女性的暴行臭名昭著。如将修女、女教民轮奸后扒光头朝下露下体活埋在地。而慈禧还在悬赏杀一洋妇50银、杀一洋孩30银。在此之前,各国与清并未处于战争状态。据记载,“义和团之杀教民毛子也,备诸酷虐,锉舂,烧磨,活埋,炮烹,支解,腰杀,殆难尽述。京西天主堂坟地,悉遭发掘,若利玛窦,庞迪我,汤若望,南怀仁诸名公遗骨,无一免者。保定属有张登者,多教民,团匪得其妇女,则挖坑倒置,填土露其下体,以为笑乐。[博客全文]

吴晓波:一百年来的三次日货抵制运动

对日本货的第一次抵制运动发生在1915年,日本逼迫袁世凯签《二十一条》,遭到各界的强烈抗议。随之,各地纷纷爆发了日货抵制运动。当时,抵制日货的暴风源是上海,沪上各界在张园召开了反对《二十一条》的国民大会,到会者近4万人。5月9日,当袁世凯接受《二十一条》的消息传出后,举国视为奇耻大辱,这一天,被定为“国耻日”。上海、广东等十多个省份的商会通电反对,抵制风潮随即席卷全国。[博客全文]
近日来,西安、青岛、深圳等地“爱国人士”纷纷打砸日系车、砸日式店。日本驻华使馆附近13家日式餐厅集体歇业,而这些餐厅老板多为中国人,每家店日损失约为2万元。据此,有论者发出倡议:“抵制日货可以,但不能砸车砸店,要理性抗日。”这种“理中客”式的论调瞬间成了舆论场的主流,但可悲的是,若真从理性角度分析,所谓“抵制日货”几乎不具备任何可行性。[博客全文]

   在民族国家依然在各种国际交往中处于主体的当今世界,作为民族国家中的公民个体站在己方政治共同体的立场上去考量国际问题无可厚非。但公民个体怎样让自己的政治表达更理性、有效,主权国家政府如何在国际事务中更长远的维护本国利益,都是值得思考的。合理的民族主义以公民权利的实现为前提,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实际上应该是统一的。若要爱国,请先爱自己的同胞!

出品:永利澳门频道 本期责编:悦博君 郑正 范琛版权声明:新浪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悦博主场

您认为我们应不应该理性爱国?

29,874
VS
28,78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